1,Jokerit小丑冰球俱乐部的历史:始于1967

小丑俱乐部的生日是10月27日。1967年,俱乐部在这天召开成立会议,创始人Aimo Mäkinen以及画家Eino Syrjänen和Reino Vilen,签署了俱乐部的成立文件。

成立新的协会是为代替当时的Töölön Vesa冰球俱乐部。

但是,公众直到1967年11月6日才知道小丑队成立这件事,那天Nya Pressen发布了关于这个俱乐部的新闻。俱乐部的历史撰写编辑Seppo Aalto认为有一点很讽刺,即小丑队成立的消息是在瑞典日时一家瑞典语报纸上流传开来的,而不是在芬兰被熟知。

报纸报道,Töölön Vesa队因财务困难被迫停止俱乐部冰球运动,而小丑队创始人Aimo Mäkinen偿还了债务。这个目前已经终结的俱乐部Töölön Vesa里,以中锋Timo Turunen为首的所有球员,将全部转到新成立的小丑俱乐部。

2,一切从Töölön Vesa冰球队开始

1967年秋Töölön Vesa队的终结和小丑队的成立,HIFK队的王者时代被大大缩短。

1967年2月,当Töölön Vesa冰球队在晋级芬兰冠军联赛(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输给HIFK俱乐部时,HIFK在赫尔辛基市已占有绝对性优势。但是,随着1967年秋Töölön Vesa队的终结和小丑队的成立,HIFK队的王者时代被大大缩短。

小丑俱乐部官方成立时间是1967年10月27日,但其实直到11月10日他们才穿着Töölön Vesa队的绿色球衣,与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客队——Lahti市Upon Pallo队打了第一场比赛。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冰球运动在赫尔辛基非常流行,尽管HJK队仍是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的顶级俱乐部之一。在1971–72赛季,甚至是Karhu-Kissat冰球队也曾达到芬兰顶级水平,尽管时间并不长。

成立后的第四年,小丑队在主赛区的得分就已超过HIFK,两年后的1973年,小丑队第一次赢得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冠军。

3,小丑俱乐部之父

Töölön Vesa因债务濒临倒闭时,Aimo Mäkinen负担了部分债务,他的大胆决定激励了那些建立冰球队的人。

Aimo Mäkinen(1924.6.9—2003.3.22)是小丑冰球俱乐部之父。Mäkinen因其所在的芬兰棒球队被公众熟知,Töölön Vesa因债务濒临倒闭时,他个人负担了Töölön Vesa的部分债务。了解他的人都知道,Mäkinen总做些让人料想不到的事,他的大胆决定激励了那些建立冰球队的人。几十年后,Hjallis Harkimo也做出了相似的选择。

Töölön Vesa冰球队有一位射门很棒的年轻球员——Timo Turunen。接下来的几年间,他将成为小丑队最重要的球员。其他的主力球员是门将Timo Relas,后卫Osmo Kuusisto、Risto Levävuo, 以及前锋Pentti Hiiros、Timo Kyntölä、Timo Neira、Keijo Koivunen、Pekka Vuorio 和后来将变成主教练的 Olli Hietanen。芬兰冠军联赛中足球项目最佳射手Pekka Taalaslahti也曾短时入驻,终因时间不足并未正式加入小丑队。不过他棒小丑队在芬兰冠军联赛的一场比赛中射入5球,完美展现了其冰球技能。

4,芬兰联赛(Finnish League)的两个赛季

第一个赛季,小丑队赢得比赛顺利晋级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

Aimo Mäkinen耐心地等待着小丑队的第一个赛季,Rauman Lukko和Matti Keinonen成功晋级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小丑队在Suomi-sarja赛区芬兰冰球乙级中获得第二名。下一年,就是小丑队挺进主系列赛的时间了。但上天并未眷顾小丑队,另一支从中途退出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的著名球队Turun Palloseura (TPS)加入了同一赛区。赛区限定只有最强的两支队伍才能晋级。

小丑队和TPS队都参加了春季淘汰赛。在常规赛中,两支球队获得了尽可能多的分数,小丑队得分略占优势。排位赛中,小丑队不得不转战至Turku,在那里小丑队在优秀守门员Timo Relas帮助下获得了非常重要的得分。

排位赛中的前两名将会晋级芬兰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当进入最后一场比赛时,形势对小丑队仍然有利。1969年3月5日主场比赛的结局非常重要,小丑队必须要击败排名第二的球队Tappara,否则晋级比赛要等到下一年了。Aimo Mäkinen的资金是否能撑到下个赛季还是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小丑队的历史可能就此中断。

当这场决定性的比赛将近结束时,Timo Turunen接过重任。他成功的守门使比赛最终比分为4:3。小丑队赢得比赛顺利晋级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

当来自Lahti的两支球队Reipas 和Upon Pallo合并后,资格赛中排名第三的球队Hilpara也晋级Championships Series。小丑队尽管可以通过走后门拿到晋级入场券,但这种晋级的滋味毕竟不一样。

一大批球星加入小丑俱乐部

春季晋级赛期间,来自本地的对手HIFK已经得过一次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冠军。晋级比赛一经确认,Aimo Mäkinen就投身准备行动。与此同时,Lahti两个俱乐部的合并,使全国范围的球员转入市场化,结果就是,小丑队几乎全部更换成新球员。

Aimo从Lahti城选出了Erkki和Lauri Mononen兄弟,以及Pertti Nurmi、Seppo Peräoja和头号后卫Ilpo Koskela,同时注入来自Pori且已相当有名气的Veli-Pekka Ketola,另外还有无名小将Alpo Suhonen。与此同时,来自Turun Toive的Henry Leppä正好到芬兰首都上学,于是加入小丑队。HIFK的头号门将Eero Holopainen跳槽到了小丑队。

来自Tampereen KooVee 的Timo Sutinen ,是Championship Series期间最重要的新加入球员之一,他那时还是个新手。因此,Aimo Mäkinen并不认为让他及早上场有什么必要。刚到的新球员在比赛中通常被放到最后,Sutinen在秋天受重伤的时候尤其如此。二月初时,新人观察期自动解除,Sutinen在他进入小丑队的首个赛季只打了7场比赛。尽管如此,接下来的5个赛季Sutinen作为中锋发挥了极大价值。1969年夏天从HJK跳到小丑队的Pertti Arvaja,在第一赛季同样只打了几场比赛。接下来几个赛季,他作为前锋,将成为以Sutinen首的前线里的重要人物。

报纸上的名人不一定总能带好球队

大家都认为,小丑队在参加Championships Series的第一年就能拿到冠军。这个赛季的开始,小丑队赢得开门红,在Lauri Mononen打入俱乐部Championships Series比赛第一个进球之后,他们以16:2击败对手Hilpara队。但是剩下的比赛却并不顺利。尽管进球数位居第二,比HIFK还多3个,但小丑队的首个赛季他们仅排名第五。

Veli-Pekka Ketola在第一赛季就厌倦了大城市生活回到了Porin Ässät。Alpo Suhonen接替了他的位置。余下的球星都留在小丑队了,同时球队1970-1971赛季加入两个关键球员。来自Oulu的Jouko Öystilä成了后卫。1970年春天,当捷克斯洛伐克国家队为准备参加在芬兰举行的Academic World Cup,而与小丑队打训练赛时,Öystilä穿着小丑队服打了他第一场比赛。Öystilä正值15岁时就为Kärpät队打过1967-68赛季的Finnish Championships Series。在对抗Vaclav Nedomansky 和Ivan Hlinka一伙人时,Öystilä发挥很好,因此Aimo Mäkinen希望这个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加入他的俱乐部。

Seppo Repo是另一个引入的球员,他来自Savonlinnan Pallokerho。他只在小丑队打了一个赛季,但依然极好地展现了极棒的冰球技能。

5,第一块奖牌

1970-71赛季,小丑队拿到了第一块奖牌,尽管是块银牌。他们最终领先于老HIFK队。

Timo Sutinen在赛季中取得了突破,小丑队冬季的比赛也非常顺利。跟每个球队都打过两战之后,上一年排名第五的小丑队现在比HIFK领先三分。但是,联赛得分规则改变了。

当HIFK赢得两连冠时,联赛要进行两轮小组赛,每个俱乐部将要与其他所有球队对战两次。1970-71赛季,常规赛前六名成功晋级。

Porin Ässät在最初的系列赛中排名第三,它神奇地打败赫尔辛基两只球队并获得冠军。Veli-Pekka Ketola又选错了阵营,尽管他曾从Ässät跳到了小丑队。不管怎样,小丑队拿到了第一块奖牌,尽管是块银牌。他们最终领先于HIFK队,HIFK在最后的系列赛中被击败了。

除了Seppo Repo,Lauri Mononen也在当年夏天离开了小丑队。两位球员都去了Karhu-Kissat队。1971-72赛季对小丑队、Aimo Mäkinen和冰球粉丝来说是艰难的。小丑队在系列赛中位列第四。连获两枚奖牌对小丑来说成了梦幻,在那年银牌和铜牌又被HJK和HIFK瓜分。

Karhu-Kissat队的运气不太好。即使加入两名顶级球员,这支球队依然不能摆脱赫尔辛基其他三个俱乐部的压制。

1972年春,小丑队的命运看起来又要面临终结。这个赛季,来自赫尔辛基的四支球队都遭遇财政紧张。Aimo Mäkinen失去了热情。这个节骨眼上,他于1969年组建的Canada Series少年队成了支撑他和小丑队走下去的力量。

Timo Haapaniemi是1972年决定小丑队是否走下去的决定性人物。Aimo把他从芬兰棒球队少年体操老师的职位上“拐”过来,让他组建小丑少年球队。伟大的Canada Junior Series队于1969年成立,主要负责赫尔辛基东部地区的比赛。Aimo的梦想本来只是想利用系列赛,让这支队伍成长为一支脱胎自小丑少年队的独立球队。系列赛确实为这支球队生产出一大批高质量球员,最著名的就是Jari Kurri。但是,这支球队并非全然一流的队伍。

6,从坟墓边缘冲向冠军

小丑队1973年成功斩获首枚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金牌。

1972年3月,在赫尔辛基经济学校舞厅举办的联赛闭幕式上,当Aimo登台演讲时,上百名聚集起来的Canada series少年球队让他改变了决定。解散声明变成了继续宣言。为Mäkinen撰写演讲词的Haapaniemi从未写过这么一份继续宣言,他本以为球队要被解散了。

Aimo进行了这场拯救小丑队的即兴演讲。俱乐部将继续存在。曾晋升为执行经理的Haapaniemi,在六年后与Aimo Mäkinen大吵一场并愤然辞职。Haapaniemi在脱离冰球界一年后,于HIFK队复出并担任教练员,在他的指导下HIFK在Championships Series获得银牌。

1972年春,赫尔辛基俱乐部之间涌出一场兼并潮。“如果小丑队、HJK和Karhu-Kissat合并了,球队用什么名字?”小丑队退出兼并计划,继续走自己的路。HJK和Karhu-Kissat继续商讨兼并办法,这些计划都没有成功。

随着Aimo Mäkinen重新燃起热情,小丑队为了1972-73赛季继续强化队伍。Lauri Mononen从Karhu-Kissat队回归,后卫Seppo Suoraniemi也从HJK加入俱乐部。Aimo还从Porin Ässät成功挖到了门将Jorma Valtonen,他毫无疑问是当时芬兰的第一门将。在他的帮助下,小丑队1973年成功斩获首枚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es金牌。

这些队员中还有不少溜冰佼佼者。后卫Ilpo Koskela需要时不时地为两个人提供协助,只有在比赛暂停间隙才能休息,另外还有Öystilä和Suoraniemi,因为球队中足够强大的后卫只有他们三个。当你看到溜冰能手和冰球射手Lauri Mononen几乎整个赛季都待在场上第三排的时候,其他前锋的质量就可想而知了。

Leppä-Suutinen-Arvaja和Hiiros-Turunen-Kyntölä取得小丑队前无古人的成绩,他们的战线仅仅在冠军赛中击破过。冠军赛最高得分获得者为Turunen,他射出了那粒冠军进球,Timo Sutinen拿到第二名。Lauri Mononen因在比赛中休息时间太短而感觉很不好受,并因此在冠军庆祝会上出手打了主教练Matti Lampainen。

7,滑下巅峰

冠军过后,小丑队连续两个赛季拿到第四名。

Lauri Mononen和Jouko Öystilä在决赛赛季离开了小丑队。代替者是Matti “Mölli” Keinonen、Keijo Puhakka、Seppo Laakkio以及Timo Saari,他们来自HJK队。Tappara的Ilpo Kuisma也加入球队,不过在下一赛季摇身变成宝贵球员之前,他经历了很长的观察期。

教练团成员则发生一些临时变动。Matti Lampainen已经疲于在Lahti和赫尔辛基两个城市之间来回奔波。训练组教练Jorma Borgström留下了。新任主教练Rauli Virtanen,是Forssa一家Koho冰球杆工厂的指导员。尽管小丑队在四分之一个赛季过后,因输掉一场比赛位列第四,Lampainen还是决定回到教练团队。球员们不喜欢Virtanen教练所指导的充满挑衅意味的打球方式。

Lampainen没能领导小丑队夺得更多奖牌。球队在冠军产生时位列第四,HIFK得到他们的第三块金牌。小丑队球员在得分栏中依旧名列前矛。Sutinen第二次在赛季中取得最高分,Turunen得分排第三名。

1974年夏,小丑队有三个关键球员离开,分别是门将Valtonen、后卫Seppo Suoraniemi和前锋Pertti Arvaja。俱乐部引进了几个新手,他们以后将担负重任。Hannu 和Jari Kapanen兄弟、门将Kyösti Majava和希望之星Hannu Kamppuri来到了球队,他们出自参加过Championship Series的赛队HJK和Karhu-Kissat。小丑少年队的Ari Mäkinen和Ismo Syvähuoko被提拔上来。另一个年轻新球员是从Pieksämäki搬到首都来的Risto Kermanen。

来自苏联的明星教练Boris Majorov成为新的主教练。赛季伊始,小丑队在他的带领下打球状态并不好,四分之一赛季时位列倒数第一。接下来的春天状况好转,但最终小丑队与铜牌擦肩而过。小丑队连续两次拿到第四名。

8,从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s到Finnish Elite League

在Finnish Elite League赛季开始时,小丑队失去了两个关键球员,这将是小丑队艰险下坡路的开始。

在Finnish Elite League赛季开始时,小丑队失去了两个关键球员,Ilpo Koskela转战至Lahden Reipas ,Timo Sutinen则去了Forssan Palloseura。Timo Kyntölä也一同从冰球队退役了。这将是小丑队艰险下坡路的开始。

与此同时,Canada Series少年队取得了好成绩。少年队D组在1973年春赢得了首个芬兰冠军联赛冠军,1975-76赛季时B组、C组和E组也取得了冠军。但是,这些球员还是成长得不够快,没能阻止小丑队的飞速坠落。

球队的排名越来越靠后:1975-76赛季第六,1976-77第七,1977-78年第十。小丑队夺得了Finnish Elite League的资格赛位置。这个赛季的精彩之处是Jari Kurri开始崭露头角,他是自Canada Series少年队培养起来的。他将是为芬兰赢得European U18 Championship的决定性条件。

一年后,小丑队仅仅能够避免降级赛,位列第八。接下来几个赛季,小丑队是资格赛常客,所幸水平较低赛区的头名也无力对抗小丑。小丑队取得的尴尬成绩,使得少年队的许多球员长大到可以进入成人队时,被其他俱乐部抢走了。HIFK在1979年Rainer Risku赢得比赛冠军时就偷偷挖走了他。几年后还有更轰动的人员转移,Tony Arima和Anssi Melametsä也去了HIFK。

1978-79赛季之后,小丑队失去其拥有已久的第一门将Hannu Kamppuri,他去了大西洋的另一边。一年之后,Jari Kurri也将追随而去。接替Kamppuri的是来自Tampere的Aimo Mäkinen。KooVee城Rauli Sohlman的来到小丑队,他将是小丑队80年代最重要的球员之一。

那个时期,稳定这个词与小丑队没有任何干系。球员们来来去去乃是常事。球队靠着几个留下来而富有经验的球员,和聚集在他们身边的年轻人组成。主教练们也于小丑队没起到作用。他们没能把这些球员焊接成一支钢铁般的队伍。

9,轰动的银色岁月

经过了这么长的艰难时期,小丑队拿到银牌也同样高兴。

1982-83赛季对小丑来说比以往更加光明。Reino “Pappa” Ruotsalainen,这位新的主教练,同时也是后卫Reijo Ruotsalainen的父亲,成功请来高素质球员并在这个冬日引起了轰动。

俄罗斯人Nikolai Makarov是球队的带头人。年轻而前途无量的Pekka “Rono” Järvelä,和与主教练一同来自Kuopio的Hannu Oksanen,以及来自Tappara的Jari Lindgren让球队复活了。Lindgren是小丑少年队培养出的成员。来自Rauma的Pekka Strander和Oulu的Hannu Jalonen加入了Makarov的后卫。

最初的秋季比赛并不理想,但是一场轰动正在慢慢酝酿。小丑队在常规赛季过后领先HIFK 5分。这两支最好的球队在Tappara和Ilves打败Tampere,直接进入半决赛。世纪性的决赛马上就开始了。

在决赛中,小丑队在系列赛第一场取得2:0领先,但最终只拿到银牌。小丑队在第五场获胜,系列赛最后一场截至第二节比分为2:0,但HIFK最终把比分改写成3:2。经历了这么长的艰难时期,小丑队拿到银牌也同样高兴。这是赢得而不是失去了一个奖牌。之前很多人都预测小丑队将在降级资格赛中结束这个赛季。

10,沉入谷底

小丑队的银色岁月渐渐消散。1983-85赛季逐渐沉入谷底。

进入Finnish Elite League的历史没有持续下去。1982-83赛季小丑队表现惊人,其代价是在俱乐部和球员装备上砸了不少钱。银色赛季之后,主队员里只有Pekka Järvelä退出球队。接替他的,是来自于Ässät的Pekka Uusi-Hakimo。

Reino Ruotsalainen有效的训练成果,使他进入了芬兰奥运球队的教练团。这或许是小丑队跌落到联赛谷底的决定性因素。Jussi Masala代替Kari Kinnunen成为助理教练,在球队因众多重要球员受伤而实力变弱的情况下,依然提出过高的训练要求,他们根本无法消化。常规赛后第七名的成绩,使小丑队无缘季后赛。小丑队的银色岁月渐渐消散。

1984-85赛季期间,沉入谷底的状态依然持续。那时,只有拿到常规赛前四名才能进入季后赛,小丑队只名列第八。只有最后一场比赛让俱乐部免于进入降级资格赛。小丑队击败SaiPa,把这支来自Lappeenranta的队伍踢进资格赛。

80年代初,Tapani Korpela名下的Jokeriklubin Tuki ry公司就负担起小丑队的财务,现在财政困难越来越严重了。报纸上总是报道小丑队财务问题,因此在五月和八月税务局为Jokerin Tuki ry公司申请破产。来自Finnish Elite League的Kalervo Kummola走上了拯救小丑队和维持俱乐部继续运行的道路。

俱乐部的信誉已变得一片狼藉,小丑队在球员转会市场上不占任何优势。球队里只剩下门将Rauli Sohlman和前锋Jari Lindroos。即便如此,Lindroos也计划转会到Västra Frölund,而Sohlman在1984年圣诞节期间,也因脑膜炎不得不休了长假。

1985-86赛季,为避免直接被降级,小丑队进行了一次痛苦的挣扎。小丑队和SaiPa两个俱乐部在赛季终结后并列倒数第一。

1月,赫尔辛基的常规赛中,这两个队伍相遇,由此开始了这场决定性比赛。由于Laitinen – Jari Lindroos二人组的配合,小丑队在加时赛过后以3:2获胜,SaiPa降级到第一赛区。小丑队还是需要在联赛资格赛中拼出一个名次。那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最后一场对抗KooKoo时,不管是要继续比赛,还是要获得重赛资格,小丑队都迫切需要一场胜利。

Laitinen—Lindroos二人组再次成为拯救者,他们在比赛结束前六分半,射入那粒胜利之球。因此TuTo和小丑队在资格赛分数榜上并列第一。但是只有一支队伍可以进入联赛。复赛于Kupittaa举行,小丑队4:1拿下。最后一球由Jarmo Koskinen射入无人看守的球门中。小丑队复活了!

11,跌入低水平赛区

小丑降级后东山再起。

下一个赛季就不是那么成功了。1987年常规赛的末尾阶段,小丑队第二次跌落到联赛入围排行榜的底端。上一次是在1978年,那时小丑队在资格赛中得以复活。在1986-87赛季,位列倒数第一的球队自动降级到级别更低的赛区。小丑队不得不倒回去打水平较低的系列赛。

1986-87赛季是小丑队历史上进入的最差赛区。几乎所有联赛等级的强大球员在降级后都流失了,Henry Leppä和Kari Kinnunen教练实在不能点燃球队的干劲儿。Finnish Elite League正计划着扩大至12支球队。两支俱乐部将会直接晋级,第三支将会在资格赛中产生。

小丑队在比赛中坚持到第七局,靠12个进球成为第三支晋级球队。赛季期间,赛区内还发生两件决定未来命运的事情。人数庞大的小丑队粉丝团在困难处境中齐心协力为小丑队加油。球队背后强大的粉丝运动诞生了。这场粉丝运动将在90年越来越旺盛。小丑俱乐部也赢得了青年队Finnish Championship Seris冠军。这支球队里有许多小丑队未来成人队的球星:Teemu Selänne、Keijo Säilynoja、Mika Strömberg、Waltteri Immonen、Ari Sulander和Markus Ketterer。这支少年队的教练是Leo Äikäs,他以后将在小丑俱乐部的Finnish Elite League球队担任助理教练继续发挥热量。

Äikäs实际上在带领少年队拿到金牌后就被安排去成人队当教练了。他也是让那些前途无限的年轻球员留在小丑队的决定因素。

由Korpela控制的Jokeriklubin Tuki ry公司,把小丑队成人队的运营权出售给一家新公司,即由Kalervo Kummola、Martti Larva、Kimmo Leinonen 和Jyrki Otila等人控制的Jokerit-Hockey Oy。来自Oulu的Kari Mäkinen成为主教练。来自HIFK队的Tony Arima和Anssi Melametsä、Tappara 的Arto Tapola、HIFK少年队的Pekka Karasjoki 和TPS的Sami Wahlsten为小丑金牌少年队补充了实力。小丑队在最棒的一个赛区开始了其第二个赛季。

12,在联赛中将KÄRPÄT取而代之

小丑重新进入联赛,却因种种因素未取得领先。

1988-89赛季期间,同一赛区内只有Joensuun Kiekkopojat比小丑队水平略强。这些Joensuu的男孩凭着四分优势把小丑队压在第二名。两支球队都有资格参加晋级资格赛。

JoKP队遇上Ässät,而小丑队对抗Oulu的Kärpät。系列赛共有五场,想晋级联赛需赢得三场。来自Pori和Oulu的两支球队都遭到降级,这着实有些奇怪。小丑队以5:2比分打赢系列赛第五场,重返联赛。

1989年春,门将Rauli Sohlman和后卫Jarmo Koskinen退役。在本赛区第二个赛季开始时,Sohlman就不在最好状态了。小丑队决定请外援,在赛季中期安排Claus Daskalaskis守门。他的出色表现是小丑队春季取得胜利的关键因素。但是,这个美国人的芬兰职业只持续了半个赛季。小丑队一回到联赛,就从HIFK请来Jarmo Uronen做第一门将。除了来自Kärpät 的Heikki Riihijärvi和加拿大KalPa的Wayne Thompson,并没有其他重要的球员在秋季转会到小丑队。

两年之后重入联赛的首个赛季,小丑队运气实在糟透了。11场比赛过后,潜力巨大的Teemu Selänne在对抗JyPHT的比赛中骨折,他的职业生涯被打断了。Jali Wahlsten在余下的赛季加入并强化了小丑队。淘汰赛中威胁小丑队的是Wahlsten和Melametsä,而Thompson和他的兄弟Sami以后将被证明是真正的宝贵球员。这些年轻球员还没有做好联赛胜利的准备,尤其在他们的领袖球员因伤出局时。最后,小丑队在排行榜上位列第十,仅够他们在资格赛中胜出。

13,HJALLIS加入俱乐部

取得Hiallis赞助之后,小丑希望之光涌现。

1990年,小丑队内讧闹得厉害,派别之间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是,这场斗争给小丑队在Harry Harkimo带来了幸运的改变。

Kalervo Kummola 成功说服了Hiallis赞助小丑队。Hiallis是颇为厉害的市场商人。1991年2月,颇多曲折之后,他取得小丑队的大多数股权,获得俱乐部的决定权。

1990年初,把小丑队从赛区水平培养到联赛水平的教练Kari Mäkinen有了一个奇怪的兼职。他被委托任命Jokerit-Hockey Oy公司的CEO。他作为主教练的位置开始动摇了。但他在董事会依然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接任小丑队下个赛季的教练。

三分之一常规赛过后,小丑队的状态相当悲惨。他们始终名列最后。比赛虽糟糕,但看台上的粉丝却热情高涨。11月,Kari Mäkinen被炒掉了。

小丑队70年代的主教练Boris Majorov那时在Rauma,正为取得Rauman Lukko队的教练位置协商。Lukko队位列Erkka Westerlund之下,同样正急速衰退。Majorov没有被Lukko录取,于是一位长期支持小丑队的粉丝Jorma Luotonen开始寻找他。 Kimmo Leinonen通过电话联系到Majorov,紧接着Harkimo和Otila在Msjorov准备从赫尔辛基火车站乘火车去莫斯科时抓住了他。11月15日,Majorov回到芬兰任小丑队教练。

1990-91赛季,在一个球星和颇有前途的年轻球员的支撑下,球队逐渐变得强大。来自瑞典的Pekka Järvelä、Jyväskylä的Timo Norppa和Espoo的Antti Törmänen返回前锋。Kari Suoraniemi从瑞典过来加入后卫。从1990年世界锦标赛上,俱乐部得到了捷克斯洛伐克队的两个后卫,Mojmir Bozik和Frantisek Prochazka。

Suoraniemi和 Prochazka非常让人失望。Prochazka打了几个不同的角色,但效果都不好。“Rono” Järvelä的因为腹股沟受伤被失去了部分赛季参赛资格。

14,BORIS改变训练课程

训练课程改变,结合强大球员的加入,小丑队进入辉煌期。

Majorov担任主教练之后,小丑队从赛季伊始就保持了较好状态。赛季第一场比赛中,他们就从冠军保持者JyP HT那偷去了一分。剩下的赛季中,球队有胜利的趋势。看起来小丑队不会被降级了。

最终的结果是第九名,尽管如此,在那次惨烈11月惨烈的心理阴影下,这也算是胜利了。Teemu Selänne在总得分榜上位列第七,他取得了自我突破进入精英行列。他一年前就克服了伤病。

1991年3月,Hjallis Harkimo获得了Jokerit-Hockey Oy的独立掌控权,俱乐部沿着新的潮流运行。小丑队向市场输出巨资去获得新球员。Hjallis的壮举之一是成功说服Teemu在小丑队多待一年。Markus Ketterer从Turku回到球队。Lappeenranta的最高得分手Otakar Janecky是Hjallis请来的另一个金牌教练。

1992年春,小丑队阔别19年后第二次赢得Finnish Championship。兴盛的90年代开始了。

1992年,Teemu Selänne去了KHL争夺Stanley Cup,而他直到2007才最终拿到。尽管Teemu离去,小丑队依然越来越靠近金牌。让人略感意外的是,他们在四分之一半决赛时还是输给了Porin Ässät。

小丑队在常规赛排行榜上位列第二,但是由于季后赛灾难,Boris Majorov担任主教练的日子结束了。Alpo Suhonen接替Majorov但是任职时间很短,到11月就结束了。Hannu Aravirta来到小丑队任教练,并领导小丑队在接下来三年夺得两枚金牌(1994,1996)和一枚银牌(1995)。

1994年秋,Winnipeg Jets在芬兰举行训练营,为NHL赛季做准备。Teemu穿着Winnipeg队衫出现,但最终却因KHL停赛而留在小丑队打球。Jari Kurri也为小丑队打了比赛。在NHL重新开赛之前,Teemu和Jari在这里赢得了European Club Cup Championships。

一年后,小丑队赢得了European Club Cup Championship。1996年春,Aravirta接替Curt Lindström成为小丑国家队主教练,Curt Lindström则来到了小丑队。小丑队在Lundmark带领下夺得冠军,这也是至今为止小丑队唯一的卫冕冠军。

赫尔辛基旧冰场,见证了小丑俱乐部五次夺得冠军,终于要关闭了。

15,进入全新的主冰场——Hartwall Arena

全新的Hartwall主冰场未能确保小丑队的持续胜利。

1997年春天,为迎接IlHF 冰球世锦赛,全新的Hartwall Arena竞技场在Ilmala落成。同年,小丑队在Hartwall Arena进行了Finnish Elite League的比赛。但是,新的主场没能确保小丑队的持续胜利。

尽管在报纸上小丑队是冠军种子,但主场比赛的第一场是艰难的。Sakari Pietiläinen在小丑队的教练时间只持续了一个月。他因输掉与JyP的比赛被辞退,Lundmark被从瑞典叫来帮助摆脱困境。但是,就算Lundmark也没能让事情变好。1998年3月初,小丑队在这个赛季第二次换掉了主教练,接替Lundmark的是Hannu Kapanen。

Kapanen拯救了这支被放弃的队伍,成功激发球队在Finnish Elite League中拿到铜牌。Kiekko-Espoo在Hartwall Arena的铜牌赛中以8:0击倒小丑队。这个奖牌在HIFK的映衬下显得非常暗淡,他们在小丑队原来的主场冰场拿到了金牌。

下一个赛季小丑队依旧有些组织不力。当Kapanen解除职务后,他被允许待到2月份。接替他的是从瑞典来的Finn Timo Lahtinen。小丑队在常规赛后位列第三,在半决赛中遇到SaiPa。因为Hartwall Arena正在举办Figure Skating World Championships比赛,小丑队把主场优势拱手让给SaiPa。因此半决赛第1、2场为Saipa主场,并意外赢得这两场比赛。小丑队不能摆脱输掉两场的压力,在第三场胜利后,又连续失掉第4、5场比赛。

16,Summanen带来的金牌

2003年,小丑队夺金。

1999年春,Harkimo从HIFK抢来了一对教练Erkka Westerlund和Raimo Summanen。他们1998年领导HIFK夺取 Finnish Elite League冠军,之后还取得一块银牌。这对颇具争议的二人组合,在他们首个教练赛季就带领小丑队打进季后赛决赛,最终球队被TPS以系列赛3:1击败。

2000-2001赛季是Westerlund担任主教练的第二个赛季,小丑队赢得了常规赛,但在常规赛中排名第八的Oulun Kärpät以3:2提前结束他们的赛程。

小丑队本来想与斯坦利杯得主Colorado Avalanche队在2001年9月18日的NHL挑战赛中交交手,但是因为9·11的五角大楼袭击,这些准备都作废了。

Westerlund在2001年春就转到芬兰冰球联盟工作,Summanen接过主教练的衣钵。1993-94赛季他曾在小丑队打球,并将在其担任主教练的首个赛季带领小丑队夺取冠军。小丑队以3:1击败Tappara。因为Tappara赢得常规赛冠军,小丑队名列第三,所以这次具决定性的第四场比赛在Hartwall Arena进行。小丑队第一次在主场赛场拿到金牌。

2002-03赛季Summanen同样担任小丑队的主教练。球队在常规赛排名第二。HIFK在季后赛第四场以后就结束比赛了。在半决赛中,Oulun Kärpät以3:2更胜一筹。小丑队打球看起来没什么动力,铜牌最终被HPK拿走。

2003年1月,小丑队在米兰和卢加诺赢得了European Champions Continental Cup。这次锦标赛在小丑队和Lokomotiv Jaroslavl进行的决赛中达到顶峰。比赛常规时间结束后双方比分为1:1。加时赛过后依然未能决出胜负,比赛进入罚球。在第八组罚球时,门将Jukka Voutilainen成功守门夺取胜利。

2003年春,Summanen去芬兰国家队担任主教练,Hannu Jortikka在带领TPS夺得Finnish Elite League六次冠军后,接管了Hartwall的统治权。但是,他的点石成金术在赫尔辛基却不管用。小丑队在Jortikka任教的第一个赛季,不得不在额外季后轮试图挤入季后赛。球队通过击败JyP打入季后赛,但在半决赛中,Kärpät又一次以4:2击败小丑队获胜。

2003年9月16日,Toronto Maple Leafs正参加欧洲赛季前训练营,那天与小丑队进行一场比赛结果5:3获胜。

17,触底之后的银牌

小丑队在芬兰联赛中触底夺银后状态反复。

Jortikka在小丑队的第二个赛季(2004-05)情况转好。因KHL停赛,有很多新成员加入Finnish Championships。这种特殊状况使Ossi Väänänen在12月加入小丑队。常规赛冠军和排名第二的球队——Kärpät和小丑队双双进入决赛。

在系列赛中,Kärpät赢得前两场。小丑队拿下在Oulu举行的第三场比赛,以2:1的比分顺利进入将于Hartwall Arena 举行的决定性赛局。但是Kärpät最终以2:0赢得最后一场比赛夺得金牌。

Jortikka在2005年初声明,他将于赛季之后辞去主教练一职。在球队中赢得四次冠军的Waltteri Immonen接手。

在小丑队里打过14场比赛却没让一个球进门的门将Tim Thomas,在2005-06赛季离开球队去了北美。年轻前锋Valtteri Filppula也随他而去。小丑队的格局全乱了。11月的比赛间歇,小丑队解雇了Immonen和助理教练Jouko Lukkarila。

Curt Lindström被叫来小丑队帮忙。他在1995年曾带领芬兰国家队成为IIHF World Champions的冠军。俱乐部CEO Matti Virmanen意外出任助理教练。Vesa Suren也在小丑队工作人员中出现了。这并没起到什么作用。2005-06赛季排名11的成绩是小丑队在联赛取得的最差成绩。进入季后赛是无望了。

Harkimo把他的目光从临近的HIFK转向Doug Shedden,或许他在赛季期间就有这想法了。Shedden被雇用为主教练。在Waltteri Immonen的帮助下,Shedden立即重设了球队课程。2007年春,小丑队在Finnish Elite League决赛中对战Kärpät。常规赛冠军Kärpä,在季后赛中也场场必赢。小丑队不得不接受系列赛0:3失败的现实。

18,VARIS拿到历史最高得分点

Petri Varis以季后赛总进球40粒成为Finnish Elite League纪录保持者。

在Shedden作为主教练的第二个赛季(2007-08),小丑队排名略有下降。在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时,他们打败Pelicans。在半决赛中,他们遇上Blues,这支队伍在四分之一决赛中打败了HIFK。

小丑队在系列赛中以3:1获得领先,但是这家Espoo球队却连赢三场并顺利进入决赛。系列赛中最重要的得分是由Ben Eaves为Blues拿到的,得分发生在第六场Hartwall Arena加时赛中。Kärpät卫冕冠军,小丑队将铜牌输给Tappara。

小丑队球员Petri Varis在季后赛中射入三球,以季后赛总进球40粒成为Finnish Elite League纪录保持者。

Shedden离开小丑队去任教瑞士EV Zug队,并带走了Waltteri Immonen。但是,另一个加拿大教练Glen Hanlon来到小丑队。在2008-09赛季之初的10月2日,小丑队与Pittsburgh Penguins进行了一场热身赛。这支NHL客队以4:1赢得比赛。Finnish Elite League小丑队也没有打好。常规赛过后排名第四的成绩,未给小丑队带来主场优势,但是他们又遇到在常规赛中排名越来越靠后的Kärpät。最终Kärpät以4:1完胜小丑队。

19,更换主教练

赛季在一锤重击之下开始了。Florida Panthers和Chicago Blackhawks两支队伍在Hartwall Arena开始了它们2009-10赛季的NHL赛季的两场比赛。几天前的9约30日,小丑队和Florida Panthers打热身赛是2:4落败。

Hannu Aravirta在离开13年之后再任小丑队主教练。他的助理教练Antti Törmänen是球队颇有经验的球员。当小丑队在11月24日跌到最后一名时,Aravirta和Törmänen被炒了鱿鱼。Hannu Jortikka接任主教练,在少年队任教过的Sami Ranta成为助理教练。主教练更换之后事情并未有所起色。小丑队直到常规赛最后一场还在为季后赛争夺位置,最终以3:2赢了Kalpa并超过Saipa队排名第十,顺利进入季后赛。这是他们这个赛季的重点,季后赛第一轮Tappara队以微弱优势打败小丑队。

小丑队在Jortikka带领下进入下一个赛季,但是2010-11赛季却没什么转变。漫长的秋天过后,11月24日,Jortikka被辞退。即使日前打败HIFK也没能留住这个曾得过6个冠军的人。Erkka Westerlund被聘为主教练。Westerlund从Pelicans少年队教练Vierumäki Tomi Lämsä那里被聘来做助理教练。和Jortikka一起离开的Sami Ranta替代了Lämsä在Lahti组织的位置。

在Westerlund带领下,小丑队在常规赛中位列第六。2011年3月,HIFK和小丑队之间有一轮七场系列赛的季后赛。小丑队率先拿下两场,HIFK以一分优势拿下第三场并在加时赛中拿下第四场。当小丑队赢得第五场,他们离半决赛只差一场胜利了。Hartwall Arena举行的第六场比赛以1:1进入加时。加时中,Jukka Hentunen和HIFK门将Juuso Riksman正面交锋,但是Riksman保住了HIFK。第67分45秒,Juha-Pekka Haataja为HIFK射入决定性进球。随着第七场比赛的胜利,HIFK赢得了系列赛。

20,难以忘记的较量

2011年10月,随着Anaheim Ducks和Buffalo Sabres在赫尔辛基开始了他们的赛季,NHL比赛不停登陆Hartwall Arena,。10月4日,小丑队和Anaheim举办了热身赛。Teemu Selänne那时为Anaheim打球,但很明显谁才是观众喜欢的。那是让Teemu一生难忘的一晚。

2011年11月8日,the Aimo Mäkinen Areena——用小丑队建立者的200欧元遗产建成的拥有两个冰球场的冰宫——在Vuosaari开幕了。在开幕赛上,冰场最主要的俱乐部Vikings,与小丑队前联赛队员组成的Aimos队对抗。

同年早些时候,J. L. Runeberg日(2011年2月5日),在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HIFK和小丑队进行首场Winter Classic(又名Helsinki Derby)。小丑队主办了这场大型赛事,其亲密敌人HIFK是客队。体育场被36644人坐满了。这是45年中第一次,为进入顶级冰球联赛的积分比赛在室外冰场举行。遗憾的是,Teemu Pulkkinen和Jukka Hentunen得分不足以进入联赛。HIFK以4:3获胜。

第二年(2012.11.4),轮到HIFK主办Winter Classic。尽管室外温度为零下20度,依然有34264位观众到来。HIFK暂以2:0领先,但是小丑队在Teuvo Teräväinen和Jarkko Ruutu的努力下把比分扳平。胜利的决定权聚焦在HIFK罚球上。

HIFK和小丑队之间这的大型比赛在常规赛结束之后的三月份继续举行,因为两支球队连续两年在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中相遇了。常规赛中,HIFK位列第三,小丑队第六。2011年春天的困境已然过去,小丑队在四场比赛中打败了他们的敌人。季后赛半决赛中,未来的冠军JyP对小丑队来说实力太强输掉了,但最终在Josef Boumedienne的帮助下,在加时赛中以4:3击败Blues而顺利拿到铜牌。

Erkka Westerlund以Finnish Elite League的铜牌结束了其作为小丑队主教练的两年任教期。2012-13赛季,小丑队将由Tomi Lämsä担任主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