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做永不止步的小丑! 这家芬兰冰球俱乐部不寻常

jokerit
Jokerit
2019-04-08 18:24

在距离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BUSINESS FINLAND)不远处的一家冰场里,尼可拉斯-哈克曼(Niklas Hagman)正在反复挥动着球杆,不停地将球打进远处的球门里。在人群中,身高183公分、体重95公斤的他不会显得多么光芒耀眼,但在冰场上,其“过分”娴熟的球技向在场观看表演的中国记者透露了一个秘密:是的,尼可拉斯-哈克曼是一位前NHL球员,曾先后效力于佛罗里达美洲豹、达拉斯星、多伦多枫叶和卡尔加里火焰队。现实生活中,这位曾经在NHL一季打进27球并送出14次助攻的球员并没有受到众星捧月的礼遇,更没有成为芬兰冰球协会的某个领导,这也许是因为芬兰已经有了太多NHL明星,而冰球也已经融进了每个芬兰人的血液里的缘故。众所周知,冰球是芬兰的国球,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数字是,在550万芬兰人中注册冰球运动员的人数达到了7.5万之多,而非注册球员的数量与此相当,可以说比例高得惊人。

正值2019年中芬冬季运动年之际,受芬兰驻华大使馆邀请,搜狐体育造访了芬兰最负盛名的小丑(JOKERIT HELSINKI)冰球俱乐部,与众多业内人士沟通交流,试图探寻这个冰球强国荣耀与辉煌的秘密。

小丑俱乐部主队更衣室

大多数熟悉中国冰球的人对于小丑俱乐部并不陌生,因为他们与中国的昆仑鸿星共同征战在KHL大陆冰球联赛中,而且两支俱乐部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当中国媒体团一行走进这家俱乐部的办公区时,会听到工作人员用中文问候的原因。作为国内最成功的冰球俱乐部,小丑先后六次赢下芬兰全国锦标赛的冠军、六度在欧洲锦标赛上问鼎,并曾经闯入过KHL的1/4决赛和半决赛,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在强手云集的大陆冰球联赛中夺冠。以这样辉煌的战绩为基础,目前小丑俱乐部每个主场比赛都能够吸引到11000观众现场观战,同时它也是KHL中第二受欢迎的客战球队,这个以一个马戏团小丑为标识的冰球俱乐部还是芬兰第三大体育品牌,仅次于芬兰国家冰球队和F1名将基米-莱科宁。

事实上,诞生于1967年的小丑俱乐部在2013年做出了一个颇具深远影响的决定,那就是加入大陆冰球联赛——这一由俄罗斯超级联赛蜕变而来、全球范围内仅次于NHL的世界第二大冰球联赛。

小丑俱乐部场馆运营总经理尤西-拉波(Jussi Rapo)先生介绍情况

“目前共有来自8个国家26个城市的29支球队征战KHL联赛,这其中就包括了来自中国北京的昆仑鸿星俱乐部,在KHL所影响的市场领域中一共生活着16亿人,”小丑俱乐部场馆运营总经理尤西-拉波(JussiRapo)对中国媒体强调指出,“参加KHL联赛让我们可以成为芬兰公司与俱乐部在俄罗斯、中国等国家的合作伙伴之间的桥梁,事实上,小丑是唯一一家可以触及俄罗斯各大主要城市以及中国北京的西方体育机构”。相信在芬兰与俄罗斯盘根错节的历史大背景下,六年前小丑俱乐部做出那个决定时并非轻而易举就能得到所有人的支持,但他们还是勇敢地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2017年,小丑俱乐部拒绝平庸与固步自封的个性再度得到了彰显:当年12月,KHL历史上首场室外赛在赫尔辛基凯斯尼米(Kaisaniem)举行,结果门票销售一空,17645名观众现场观看了小丑与圣彼得堡中央陆军的比赛,更有超过2000万人通过电视观看了赛事转播。

有了独特的桥梁地位与巨大流量做背书,小丑得到了更多企业的青睐,这其中就包括了来自中国的华为。当2015年在芬兰发布自己的第一款智能手机时,华为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而仅仅经过两年与小丑的通力合作,这家中国企业就一跃成为当地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者,别忘了,这是在芬兰,在诺基亚的故乡!“像华为这样的跨国企业同样需要高超的团队技巧,而小丑在这方面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华为芬兰区市场经理Sofia Lehtimäki指出。

哈特瓦尔体育馆(Hartwall Arena)冰球场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在简报过程中除了尤西-拉波先生代表地主发言之外,还有球队所在的哈特瓦尔体育馆(Hartwall Arena)的建筑设计方Vaero 集团与冰场供应商ICEPRO的代表进行了情况介绍。这也验证了俱乐部对于体系生态系统的重视程度,正如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在其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中所指出的:冰上运动的核心是冰,但仅有冰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的是一个以知识和设计组成的生态系统。除了基础设施,冰上运动技能的提高和强大的客户体验是成功的关键。

走出去的勇气、拒绝固步自封的态度以及对于生态系统建设的重视,让小丑成为芬兰冰球运动的领军者和世界相关领域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对于中国冰球人来说,自然条件、经济基础与运动成绩都不应该成为踟蹰不前的理由,在政策利好的驱动下,如何敢想、敢做、勇于承担才是发展道路上的关键。时不我待,加油!

本文转载自搜狐体育(搜狐体育 郭健/文)